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强奸得媳妇
强奸得媳妇

强奸得媳妇

我有一个和我同岁的发小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叫董斌。回想起来我们小时候的往事,还历历在目,非常怀念。最让我难忘的就是我们刚上初中,暑期里,一次我俩在河里洗澡时发生的很有趣的一件事。当时那段河道里就我们两个人。

  我俩都脱的一丝不挂,先是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,董斌说我的牛子没有他的长,我说牛子长短要硬了的时候才算数。他说硬了他的更长。我说我的也不短,要不咱俩比比谁的长?他说比就比。我说要比就比硬的时候谁的长。董斌说硬的软的都不怕,只是咋让它硬啊?我说你可别装了,看看这样一撸不就硬了吗?我边说边就用手去撸他都已经有点兴奋的阴茎。就那么一撸还真有反应,很快就硬了起来,说实在的董斌的阴茎硬了之后真是满大的。

  “好了,好了。”董斌看见自己的阴茎已经硬了,就躲开来摸我的阴茎,当他还没有碰到我的阴茎,就惊奇地叫道:“我操,你够厉害的,什么时候硬的。”从外观上看,我们俩的阴茎还真差不多长短。

  我说:“你别管了,现在都硬了,咋比呀?”

  “用扎量呗。”

  “那样量不准,用草棍儿量吧。”

  “不行,那也有误差。”

  “那,我有一个方法,保证最准确。”

  “啥方法?”

  “这样,咱俩对面站着,谁的鸡巴先碰到对方,谁的就长。”

  “行,来吧!”

  接着,我们俩从水中站起来,面对面,都腆起肚子,使劲用勃起的阴茎往对方的肚子上顶,结果我俩用劲儿过大,虽然都顶到了对方的肚子上,疼得我俩一齐嗷嗷直叫。

  正在这时,董斌突然用手指着河岸的玉米地,悄悄对我说那里一个人好像在偷看我们。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确实有一个穿花衣服的女的,一边采猪食菜一边不停的向我们这边张望。因为距离远,看不清她长得什么样。董斌问我她为什么总看我俩?我说这还用说吗?她肯定看上我俩,想和我俩发生关系呗!董斌说很有可能。我说你问问她为什么看我俩,看看她咋说?董斌还真就冲对岸那个女的喊道:“对面那个女的,你为什么偷看我们那?是不是相中我俩的鸡巴了?”


  那个女的听到董斌喊话,就直起腰,大声说道:“操你妈,相中你妈了个逼呀,我看你俩像个傻逼似的,在河里搞同性恋那,真不害臊。”

  “你才傻逼,你是骚逼,看男人洗澡,想让男人鸡巴日了吧。”董斌回骂着。

  我说:“就是,正好我们俩都硬了,你过来让我们操操你呀?”

  “小逼崽子找挨揍吧?你俩别动,我就过去,看看咱们谁操谁!”

  “你不怕挨操啊?”

  “怕我就不是周红。”

  一听是周红,我们俩同时“啊”了一声,我俩都知道周红是什么人,她在学校是有名的假小子,她有一帮姐妹,整天聚在一起,风风火火,敢打敢骂,一般男孩子也不敢惹她。这时就见周红扔下袋子,快速地向我们俩跑了过来,吓得我俩鸡巴也软了,赶紧穿上衣服往回跑。

  本以为这件邪恶的往事,从此以后就成了我和董斌的灰色回忆了,可是事情的发展谁也没想到会是那样的结果。

  十年之后,那时我大学毕业就在省城找到了工作。董斌高中毕业就到县城打工了,现在在城里开一家装潢公司,当了老板,小小年纪已经富甲一方了。和董斌相比,我的大学算是白念了。

  一次董斌和我联系说他和女朋友去海南拍婚纱照,顺道省城来看看我。几年不见这家伙都要结婚了,想想自己刚刚和女朋友张丽分手,心里倒有几分凄凉。我很关心地问他女朋友的情况,他说等我看到了一定很吃惊,我说为什么呢?他说到了就知道了。我非常好奇。

  我开着单位的车去机场接董斌和他女朋友,当我看见董斌和他的女朋友出现的那一刻,我真的着实吃了一惊。我万没想到董斌的女朋友竟然是周红!看见我惊讶的表情,董斌哈哈大笑,跑过来就和我拥抱,悄悄对我说,咋样,是不是很吃惊?我也小声说,我要是女的都得受精!这时周红也过来了,站在旁边说,你们两个狐朋狗友说我什么坏话那?我赶紧松开董斌,有点紧张地和周红说,哪敢,哪敢,只是没想到你们俩在一起了。一下子就想起来初中时河里洗澡那件事,脸一红。周红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了,赶紧叉开话题,说十年没见到我了,我比初中时男人多了,就是性格没变。


  我安排他们去了一家大酒店,吃完饭董斌抢着结的帐,弄得我很尴尬。周红对我说,你就让他结吧,你们哥俩不用客气,董斌总在我面前提起你,还常常提起你们两个小时候一起干得坏事,他最看重和在意的只有你一个不是利益关系的朋友。

  现在的周红和初中时认识的周红,差别很大,给我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她现在很性感,很漂亮,真应了那句话“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”。初中那会儿她剃个小子头,完全没有女孩子那种温柔娴淑的样子,我和董斌都是怕她,一点都不喜欢。

  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,我提议去茶馆喝茶聊天。周红说她刚才酒喝多了,想回宾馆休息,我就和董斌一起去了茶馆。到了茶馆我便迫不及待地询问董斌是怎么和周红走到一块的。董斌有些得意的样子,跟我详细叙述了他和周红传奇的爱情故事。

  董斌在县城有了自己的公司,当上了小老板,也算是有所成就了。按说以他现在的条件找个可心的女朋友也不难,可是命运弄人,一连处了几个都没成功。这时的董斌多少有点心高气傲了,一般的女孩看不上眼里。

  一天吃完晚饭,董斌一个人借着酒劲儿,一个人漫步在公园里小路上。县城的公园比较开放,四通八达没有像样的围墙和大门。里面的设施比较简陋,越往里面越避静和昏暗。当夜幕降临的时候,只有热恋的情侣才去里面深处,在椅子上,树林深处或是草地上卿卿我我,搂搂抱抱甚至有的褪了裤子做爱,只要细心就会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,空气里弥漫了情欲的气息。

  董斌故意一个人走进公园的深处,在黑暗中聆听角落里发出的让他想入非非的靡靡之音。

  公园的尽头连接着烈士陵园,虽然有砖墙隔开,可是中间墙上有一个很大的豁口。董斌一抬头看到自己走到这里,四周黑乎乎的,再从这个豁口向陵园里望去,树影摇曳,烈士墓碑一块块静静地矗立那里,心里有点害怕,刚要返回去。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走过来的声音,他急忙躲进旁边的树后面隐藏起来。这时只见是一个女孩走了过了,来到董斌刚才的位置,四下看了看,就急忙解开裤子蹲了下来小解,看来女孩一定是憋够呛,哗哗的尿了很长时间。董斌偷偷探出头观察,见女孩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,虽然看不见女孩下面的样子,但是女孩的喘息和撒尿的声音强烈刺激董斌的心灵,本来就想女人的他,此时已经是欲火中烧,又借助点酒劲儿,一下子就让他失去了理智。


  董斌突然从树后窜出来,几步就来到女孩面前,低声说道:“对不起,别吱声。”就把刚站起来还没提上裤子的女孩抱在怀里。女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顿时昏了过去,果真没来得及喊叫。董斌心想真是天助我也,就抱起女孩穿过墙豁子来到了烈士陵园这边,担心女孩后面有同伴,怕被发现,就一直跑到陵园深处一片松林之中。他把女孩放在松软的地上,四周静悄悄、黑漆漆的,好不吓人。董斌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孩,因为裤子好没提上,下身光溜溜的呈现在眼前。心里一下子被淫欲和兴奋占满,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裤子脱去,露出胯间已经勃起的阴茎,趴在女孩身上,一手扶着阴茎,一手扒开女孩的阴唇,就那样生生的插了进去。因为女孩的阴道非常干涩,进入得比较艰难,但是董斌当时只顾强奸,哪管女孩是不是处女,会不会受伤,就是拼命往里插,很快就把粗硬硕大的阴茎全部插进了女孩的阴道里,兴奋得让他忍不住低吟着。他于是一边抽动阴茎,一边去亲吻女孩的脸。他这样在女孩身上一阵忙活,女孩渐渐从昏迷中醒了过了,本能地舒了一口气,睁开眼睛,盯着正在身上奸污自己的男人。她知道下面已经被这个男人得手了,没有大喊大叫,而是冷静地观察他,似乎是想把他记在心里,将来报警,再将他绳之以法。

  再说董斌只顾拼命地在女孩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性欲,全不知道女孩已经醒了。很快董斌就到达了高潮,开始疯狂的冲刺,一阵痉挛,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女孩的阴道深处,当他爽完拔出来之后,发现女孩正盯着自己,虽然黑暗中看不清她愤怒的眼神,但女孩的姣好的面容还是让他很吃惊,同时他觉得女孩有点似曾相识。因为女孩在他实施完强暴之后,并没有反应,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董斌心想坏了,是不是女孩惊吓过度,傻了。这时他突然良心发现,赶紧穿好裤子,跪下来抱起女孩给她也穿好裤子,说道:“姑娘,姑娘,我今晚喝了点酒,一时没控制住,我,我会负责的,你说句话,我可以给你补偿。”


  女孩冷静地叫了一声:“董斌!”只这一句,把董斌吓得是魂飞魄散,一下子跪在女孩面前,浑身筛糠似的,说道:“姑娘,你是谁呀?只要你不报警,你让我咋的都行,我可以给你钱,你说个数就行。”说完直抽自己的嘴巴子。

  这时只听女孩幽幽的说道:“你怕我报警,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掐死?”

  董斌说道:“我只是一时色迷心窍,做了这等混蛋事,绝没有杀人灭口那个胆量。姑娘,我不求你原谅,只求你别把我送进监狱,你让我咋样都行。”

  女孩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董斌道:“有点眼熟,想不起来了。”

  女孩道:“我是周红。”

  一听是周红,董斌再看果然是她,惊的他嘴都闭不上了。在那“啊啊啊啊”不知说什么好了,索性给她磕起了头来。

  周红继续说道:“我真没有想到,今天会让你给强奸了,我可以答应你不报警,但是我不会饶了你的。”

  董斌说道:“谢谢你不杀之恩,你千万别饶了我,你打我骂我,要钱补偿都行。”

  周红说道:“你把我背回去吧,至于怎么惩罚你,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。”

  董斌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,当时高兴得几乎蹦起来。那天他没有把周红背回她家,而是背回了他自己的家。从此,他俩竟然好上了。

  听完董斌的故事,我非常好奇。就问他:“你不是编个故事骗我吧?没听说强奸还能得个媳妇的,有这好事,我也强奸一个去呗?”

  董斌说道:“你不信,你去问周红。”

  我说:“竟扯淡!我咋问周红啊?”

  董斌说道:“不信拉倒,反正我没骗你。”

  我说:“你呀,这也不是啥好事,是犯法呀,你还说,不怕我报警啊?”

  董斌说道:“你报呗!周红要是不承认,有用吗?”

  我说:“逗你。哎,你们就这么好了,周红是真心的吗?”


  董斌说道:“起初我也担心,可是后来她跟我说了实话。她说,以她的性格,当时要是别的男人,她会和他拼命,非弄死他不可。”

  我问:“为什么对你她就不了呢?”

  董斌说道:“我也这样问的,她说她当时醒了之后刚想反抗,发现是我,就犹豫了一下,而这时我正发疯似的干她那,她说她当时竟然感到很舒服,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感觉,她竟然不舍得反抗。”

  我说:“真是不可思议,你竟然把她干舒服了,看来征服女人必须有本钱那。记得咱俩还比过谁的鸡巴长来的吧?看来你的家伙确实够厉害。”

  董斌说道:“虽然有点难以置信,可就真实发生在我身上了。”

  我说:“真是羡慕你,没想到周红现在长得这么好看。祝你幸福吧!”

  真是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成为夫妻需要有感情基础,可是夫妻的性和谐是非常重要的前提。


【完】